免费微商代理一手货源批发
专业电商网店一件代发的货源之家

一根海带拉动亿万财富

  一根海带牵出亿万财
凌晨5点半,山东省荣成市的这片海面上,突然出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。李健是整个船队的舵手,他驾驶着一艘大船,在队伍的最前面劈波斩浪。
原来,李健是当地的一个海带养殖大户,现在正是海带下苗季节,20天内他必须把海带苗下完。时间紧、任务重,所以,天刚亮他就摆起了龙门阵。
李健:“下苗季节,现在从下苗的工人有700人,每天可以下海带苗是600万只,需要半个月到20天的时间,整个海区的海带苗布满之后,能有1亿株左右。”
这种海带需要7-8个月的生长周期,从每年的11月中下旬开始下苗,到来年的5月份就有上万吨的海带可以收割,李健一共养殖了3700亩海带。然而海带的卖法却与众不同,他总要把绿色的海带变成白色的以后才卖!这种奇怪的做法,已经让他积累了上亿元的财富,而这巨额财富是从8年前的一条3米长的海带开始的。
李健从前做水产生意。1999年的一天,他和威海市外经贸局局长一起来到日本考察水产市场,在一个海产品展览馆里,他发现了一个奇观,只见一个人一手持着一条3米长的海带,一手拿着一把菜刀,眨眼工夫就从那条不过几毫米厚的海带上,剥下足足20层海带膜。
李健:“剥了20层膜,当时看了非常吃惊,那么它的产品大约能有370多种。”
接下来的发现让他更加吃惊,海带不仅能够剥皮,还能做成几百种口味不同的食品,而价格是原海带的几倍甚至几十倍。
从前对海带正眼都不瞧的李建,这一次突然发现了海带身上的光环,他想,如果把家乡的海带做出各种花样,也一定能神奇的增值。这个想法让他把来日本的目的忘了个一干二净,开始一心一意寻找能教给他海带加工技术的人。然而,日本朋友通过翻译告诉他,海带加工最先进的地方不在日本而在韩国。
外贸局长:“去韩国,我们没有签证,跟李健先生我们都没有签证。”
李健:“我们回国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打听,韩国什么地方有一个昆布馆,最后一打听以后,最后感觉这是一个笑话。”
原来,是自己的地方口音在关键时刻跟他开了个玩笑,李建他们误把涵管听成了韩国,真正有加工技术的地方就在日本北海道一个叫函馆的地方。这件事在朋友圈里成了笑柄,李健因此落了个“函馆”的外号。
朋友:“经常和他开玩笑,“函馆”、“函馆”哈哈哈。”
一年以后,李健再次奔赴日本,这一次,终于找到了函馆最大的一家海带企业。然而,当李建求见时,对方却说,只给他5分钟的谈话时间。
李健:“5分钟时间,我能说什么东西。我就把我们荣成的海带资源、我们的地理环境、中国的市场、我渴求技术的欲望,我一口气全把它说了,足足交谈了3个小时。”
李健向对方介绍了荣城的海带资源优势,并提议对方以技术入股,双方合作生产,但对方并没有答复,只是说在适当的时机会去荣城实地看看。
李健:“他们的核心技术可以无代价的给你?你感觉他能吗?所以我当时也在想,那么我也持怀疑态度。”
尽管没有拿到技术,但李建对自己的发财梦深信不疑。回国后他破釜沉舟,用做水产生意时赚到的钱,承包了3700亩海面,开始大量养殖海带。生意圈里的老朋友曲世尧,看到他盲目投入,非常着急。
曲世尧:“我跟他讲,你不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因为凡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都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李健:“在怎么赔我也要做,我可以把我其它生意上的钱都贴到这个海带上,我就要致力于把这个海带精深加工做好。”
2001年11月的一天早晨,荣城的这片海面上第一次出现李建的海带苗船队。当时,李建非常紧张,因为那么多海带苗必须在2个小时内全部放完。
海带苗是提前育好的,下苗的时候,先要把它从海里捞上来,在厂房里一根一根有规则的夹在绳子上,然后再拉回来放入海水。海带苗离开海水后存活的时间很短,整个程序必须尽快完成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李健:“采苗、挂苗、到下海去加苗,这个时间大约在两个小时左右,因为海带苗正常情况下离开水后很快就会死亡。所以我们在加苗上要求的时间上非常紧迫的。”
第二年5月,海带到了收获的季节,李健一共收割了5000吨海带,但由于没有加工设备和技术,他的海带在简单的晾晒盐渍或做成海带丝之后,以平均每公斤2块4的低价卖了出去。他做梦都在想,自己的海带何时才能脱胎换骨呢?
这期间,他隔三岔五就给日本的那家企业发荣成海带资源的照片,并诚恳邀请对方来和他合作。这一年8月的一天,日本企业终于派人来到他的海带基地。双方进行了艰苦的合作谈判。
李健:“他们对我们也有很多的疑虑,是不是我这个技术教给你了,你把产品拿出来之后,又冲击了它的市场?可以说这个障碍是最艰难突破的一个障碍,是非常不易攻破的。”
见久攻不下,李健一不做二不休,郑重承诺,赚钱共享,赔钱他一个人承担。
日方代表:“李总说,大家一起去合作,如果赚了钱大家一起来赚,赔了钱的话他自己来承担。所以说当谈到这个事情,日方的社长就对李总表示有一种尊重的那种,合作的欲望也越来越强,感觉他是一种负责的人。”
在利益的驱动下,日方终于同意以加工技术和设备为股份与李建合作。2002年10月,李健的梦想开始付诸行动,他紧锁了两年的眉头终于舒展了。
海带加工最基本的工序就是将海带分割。由于长期海水浸泡或室外晾晒,海带皮实际上不宜食用,加工时先要把黄绿色的海带皮剥掉。由外而内一层层剥离,海带的颜色逐渐由深变浅,直至变成乳白色。
记者:“一般一个熟练工人能够刮多少层膜下来?”
李健:“一般一个熟练工人能刮9-10层膜,特殊好的海带能刮20层膜下来,这种带有绿颜色的是一种产品。
这是春绿昆布片,再往里,这层乳白色的是白雪昆布片,中间的这个是我们所讲的昆布板。”
记者:“卖价哪种最高呢?”
经理:“这种白雪片100块钱1公斤。”
记者:“成本是多少呢?”
经理:“成本在20多块1公斤。”
海带越往里口感越好,价钱也越高。海带的最内层叫海带板,工人们要把它切割成很规则的长方形,这么一捆海带板相当于这么一捆一元面值的人民币。
2003年,李健做出了大批海带膜、海带板以及海带糖等海带产品。但由于日本对海带进口实行了严格的配额限制,李健只能寄希望于国内市场大量销售。然而,面对变了颜色的海带,市场并不买账,两年内,李建栽了两个大跟头。
李健:“超市的产品,全部收不回来,而且资金也收不回来,市场的运转也不正常,就这样,就彻底的赔了,那年是赔的最惨,应该最少也是接近150万。”
员工:“每一年都赔几十万。下面的心已经都凉了。”
李健深陷困境一筹莫展。2004年的一个傍晚,李健在威海的一家饭店喝闷酒,突然饭店展台上的一包海带膜让他眼前一亮。
李健:“当时我非常高兴,我想哎呀这个老板,我当时就非常感谢这个老板,我说你怎么这个地方还卖我的产品。”
厨师长:“我告诉李总这是我的朋友他给我的礼品,我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干制品,我也不会做,不知道怎么做,所以我们就随便把它放在这个架子上。”
厨师的解释让李健非常心酸,原来这包海带膜是几经转手才到了这里的,而它很有可能继续不被人吃,直到霉烂变质沦为旮旯里的垃圾。
李健:“我这一听呀当时是恍然大悟,我就把我这个产品拿过来,仔细端量,确实没有开封。”
海带变成海带膜、海带板,只是绿的变成白的,厚的变成了薄的,但做法还跟原来一样。李健终于意识到,赔钱是因为一个致命的细节,人们不认识剥了皮的海带,而自己在包装上居然没有注明食用方法。
李总:“就是因为一个很小的细节,细节上的失误,我们赔掉了几百万。”
李健及时换了包装,2004年10月,威海市举办海产品展销会,李健准备了大量海带,但他并不是去卖,而是去让大家品尝。
李健:“12万的产品,就全部在海博会上,三天的时间,全部送给消费者品尝。”
通过现场验证,李健发现,消费者最容易接受的是方便海带丝、海带膜和海带糖,这三大类海带食品后来成了李健占领市场的主打品种。荣成和威海的市场渐渐有了海带加工食品的一席之地。
不久,又一个扩大市场的机遇悄然降临。2005年9月,在中国大陆有庞大营销网络的台湾统一集团来威海地区考察,李健得知这一消息后,马上找到统一集团的负责人,邀请对方参观自己的海带加工厂。
统一集团人员:“我们也看到了他的产品的独特性,它有非常好的一个加工的技术。”
对方看中了他独特的产品,而他羡慕对方的市场网络,李健乘热打铁,决定以让利的方式搭车销售。几经商讨之后,双方达成了合作协议,统一集团愿意做他的销售代理
李建的产品通过统一集团的营销网络源源不断的销往全国各地,同时开始销往日、美、德、俄等国家。尽管为了换取销售网络,利润降了很多,但李建的海带产品依然比起原始海带增值5倍以上。
从2006年开始,李健的海带年产量达到了1万吨,加工产品在原来三大类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,销售产值达到了上亿元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淘购圈网 » 一根海带拉动亿万财富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