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快手小赚

  快手赚钱了,但市场对快手的期待不止于此。

  8月23日,快手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暨上半年业绩财报。新一季的财报,呈现出了一些良好的苗头,但也依然展现出快手当下仍面临的许多问题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,2022年第二季度,快手营收为217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91亿元增长13.4%。上半年收入428亿元,同比增长18.3%。收入的增长主要来源于既有业务:直播(秀场)、线上以及电商。

  收入仍在增长,但增速却大大放缓。去年同期,快手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为48.8%,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则为42.8%。如此对比看来,快手的业务表现并不算特别亮眼。

  当然,好的一面是,营收增长的放缓,却也同时带来了经营亏损的收窄。2022年第二季度,快手经营亏损30.59亿元,同比收窄57.6%,经调整净亏损13.12亿元,同比大幅收窄73.8%。

  甚至,在首次将国内和海外经营情况分开披露后,快手的国内业务在二季度实现了首次盈利,经营利润超9300万元,依旧处于亏损中的海外业务,则也将其亏损从43.68亿元收窄至16.06亿元。

  相对复杂的情况也带来了二级市场的情绪波动。财报发布后第二天,快手股价从前一天的73.8港元/股跌至69.00港/股,跌幅达8.12%,总市值跌落3000亿港元。而在第三天收盘后,快手股价又回升至73.75港元,总市值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。

  投资者反复的情绪可以理解,某种程度上说,投资的核心是看一家公司的未来。快手当前的业绩表现,一定程度上证明了,它有可能成为一家能盈利的好公司,但很难推演更远的未来。

  当然,在目前整个经济环境都在降本增效的情况下。比起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情绪,快手更需要的,依旧是“面对现实”。毕竟,2022年,连华为的目标都只是“活下去”。

  2022年第二季度,快手的收入分布依然主要由线上营销收入、直播收入和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服务收入一同组成。

  其中,快手线上营销收入达110.1亿元,相比去年同比增长10.5%,在其业务板块中占比达50.7%,较去年略有收窄,但依然是快手第一大收入来源。同时,快手的广告主数量也同比增长了90%,留存率也有所提高。

  财报将线上营销收入的扩大,归因于疫情缓解后平台电商商家需求的释放。同时,平台内部的短视频电商广告和快手当下的闭环交易体系,都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更多商家广告的业务增量。

  不过,若对比去年同期数据来看,其增速有明显的回落。去年快手营销收入的增长达到了156.2%,几乎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,而今年的增长仅有10.5%,去年的广告商数量增长也近4倍,而今年的增长虽然仍有90%,但对比起来仍差距明显。

  直播收入,则由去年同期的72亿元增至86亿元,同比增长19.1%。财报中将其解释为是流量的增长以及用户与内容匹配效率的提高。不过,有意思的是,前年这部分收入为83亿元,去年相比前年有了13%的减少,当时财报的解释是,疫情期间带来了线上直播娱乐的增长,疫情结束后有了一定的回落。

  事实上,在将线上营销收入变成最大的收入来源之前,快手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即是以秀场为主的直播打赏,但这部分收入并没有紧跟线上营销的增长速度,反而一度陷入倒退,今年的增长,则更像是恢复到了前年的同期水平。

  这种增长和恢复的原因,很大可能是快手对于日活用户的再一次突破。

  从发布招股书到去年8月公布2021Q2财报及半年报,快手曾一度徘徊在3亿日活用户的门槛边缘,甚至还发生过倒退。在以流量为主的互联网生意中,用户规模的停滞不前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尤其是在快手这样一家既有用户还没能带来足够收入的公司。

  但从去年Q2到今年Q2,快手完成了近五千万的日活用户增长,这一部分用户的增长,和快手内部总体流量的提升,以及20%的新增直播付费用户等一系列增长都不无关系。

  不过,对于日活为何能得以突破的原因,快手的财报却没有很明确的解释,只是用“开阔了高效的用户获取渠道和提升转化用户的能力以及提升算法”等话语。但有相关人士表示,“这不就是地推吗?”

 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向毒眸(ID:DomoreDumou)表示,在视频号等新晋流量池的挤压之下,快手的流量增长让他难以理解,这部分用户来自哪里,依旧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困惑的问题。不过也有人认为,中国的农村户口约为5.56亿人,按照73%的中国网民渗透率来看,如果能持续吃透下沉市场,快手依然可以拿到近4亿用户。

  快手宣传的“共同记忆”

  整体来看,这部分用户的增长并没有以大规模的烧钱补贴来获得,事实上,其销售与营销开支甚至相比去年同比减少了22.2%。这种花钱效率的提升,即所谓的降本增效,才是快手能够在国内扭亏为盈的关键原因。

  快手财报相比往年最大的不同,即是将快手的国内国外数据进行了分别披露,在做了这样的统计口径分类后,其国内的收入首次甩掉了财报中的括号,变成了正数,达到了9362万元。

  能够在国内扭亏为盈,很大程度上跟快手内部的一系列调整动作有关。

  去年10月29日,快手进行了内部人士变动。原CEO宿华推居幕后,转为董事长,而公司联合创始人程一笑,则站出来临危受命,出任CEO。彼时,快手的股价处于相对高点的30%左右,海外市场扩张被叫停,同时整体亏损扩大,公司上下都蔓延着低迷的士气。

  来源:界面新闻

  程一笑站出来后,针对这一系列危机迅速进行了调整。从第二个月开始,快手开启了涉及多个部门的大规模裁员事件,网传达30%之多。据晚点报道,裁员结束后,程一笑在交流会上提到了“人穷志短、面向现实”这八个字。

  程一笑不得不面向的现实,还有投资人的失望。据财经报道,不少快手的投资人,都丧失了“快手能够赶超抖音”的信心,在视频号的强势追击之下,快手能够做的,或许仅仅是保住第二的位置。同时,还要在肉眼看来营收增长有限的情况下,大幅缩减开支。

  裁员过后,员工的福利缩减很快被提上日程。据晚点报道,快手取消了免费餐食,茶水间提供的冰淇淋从可爱多和巧乐兹变成了小布丁和老冰棍。员工只有加班到晚上八点才能获得一张30元的食堂消费券,工龄超过3年的员工也都取消了租房补贴。

  这种看起来颇不体面,甚至可以说是“扣牙缝”的措施,在财报中体现为近6亿元的成本缩小,虽然与其100多亿的销售成本比起来只是杯水车薪,但如果没有这6亿元的成本减少,快手国内部分九千余万的盈利,也就无从谈起。

  程一笑上位后的动作,也包括对海外市场的重新思考。2022年初,快手原海外事业部负责人仇光宇离职,而据快手Q1和Q2财报,快手也在海外的扩张上两度收缩开支。直到前不久,快手原商业化负责人马宏彬接任,意味着快手可能将在海外有新动作。

  快手上市

  快手海外亏损虽然依旧严重,但长久来看,海外市场还不会被轻易地放弃。

  有业内人士告诉毒眸,快手海外的直接竞争者Tiktok虽然已经跑马圈地达到了10亿级别的月活量,但其无论是商业化进程还是直播电商业务都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,还没能占领用户的心智。

  其次则是,若将短视频的占有率按照50%来计算,除去中国印度两大人口市场后,短视频的总用户天花板仍有20亿的级别,如同国内的抖音也未能吃掉所有用户一样,Tiktok也未必能够将这一份额全部吃掉。就此来看,快手在海外市场的开拓仍有机会。若快手能够解决中国企业水土不服的问题,弯道超车TikTok也并非天方夜谭。

  只是,即便这些能够在未来成为现实,也必然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。在这样漫长的时间里,投资者又能否持续对快手保持信心和耐心?

  遥想2021年初,市场对快手的期待,是一家市值过万亿的公司,但此时的快手,却只能认清现实,想法设法活下去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淘购圈运营网 » 快手小赚
分享到: 更多 (0)